世卫组织:新冠肺炎疫情已影响全球200个国家和地区


3月23日,西班牙自媒体上流传一条视频让人泪奔。一位中年男性医生在视频中哭着说,他已经将一些老人的呼吸机拔掉给年轻人使用,他于心不忍,这对他的医德教育是很大的冲击。不过,西班牙《20分钟报》24日报道称,医生有权决定将医疗资源优先给对社会有贡献的病员。也就是说,老人患者已经被医院边缘化。有的医院甚至不收老人病患,导致出现养老院里活人和死人“同居”的现象。

今年87岁的帕格曾是西班牙海军特种兵,尽管年事已高,他依然身体健壮,不聋不盲,思路清晰。帕格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当年做潜水员时经常在水里训练,因此肺功能特别强大,退役后没有染上抽烟的习惯,每天坚持走路健身,至今没有感染病毒。“如果国家需要将医疗资源留给年轻人,我义不容辞,毕竟年轻人还能为国家做更多事情。”帕格表示,但从情理上说,他们这些老兵为国家出生入死做了很多贡献,现在应该被抛弃吗?

西班牙的死亡病例数于3月25日超过中国,仅次于意大利。据西班牙媒体26日报道,西班牙巴亚多利德一名81岁的新冠肺炎患者23日因病情好转被转出ICU病房,却在短短36个小时后病亡。“昨天,他们把她转出时还在为她鼓掌,今天,她已经躺在坟墓里。”这位病人的姐姐这样感叹。

在对待老人的问题上,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也因抗疫期间对老年人群体的忽视而招致很多批评。一名父母常居佛罗里达州的美国人对《环球时报》记者直言不讳地说,“德桑蒂斯是一个会杀死老人的混蛋。坦帕(佛州地名——编者注)已有5个孩子检测为阳性了,他还不关闭海滩。佛州60%的人口是老年人,这使他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中……为了那些放春假的年轻人自由地聚会,却不考虑老人会不会死。再过5~7天,我们将成为意大利!”

相较在中国,无论几个月的婴儿还是103岁的老人都被一视同仁对待,意大利需要面对现实,做出取舍。但就记者的亲身体验来说,意政府无论口头还是行动上都没有彻底放弃老人,直升机在全国范围内转移重症患者,调配病床存量,在伦巴第大区,医院仍在开辟新的重症病床。

日本一些主流媒体批评安倍晋三首相只是“要求”学校的学生临时停课,而对更容易被感染的老年人缺乏关心。在一家社交网站上,一些网友发出偏激的“排除老人”言论,认为老人已经成为“日本社会的负担”,这场疫情是一场“青年人替换老年人的战争”。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则认为这类看法会撕裂日本社会,甚至激发老年人杀害年轻人事件的发生。

意大利的人口老龄化程度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日本,男性平均寿命为81岁,女性为85岁,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数的23%。根据意大利卫生部6日发布的数据,意新冠病毒感染者平均死亡年龄为81岁。

尽管如此,在医院里,老人拉着护士的手说他们不想死,医生护士还是不得不含泪拔掉他们的插管,任凭这些老人在绝望与挣扎中死去。对于如此惨景,意大利很多人称“这是一代老年人的逝去”,还有部分人称之为新冠病毒的“老人清除计划”。

王斌说,对此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援企纾困扶持政策。各地也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措施,比如杭州、广州、长沙、南昌等地出台增加小客车指标,购买新车或者新能源汽车补贴,汽车以旧换新补贴等政策措施。南京、宁波、杭州等地政府,政企联手,推出不同形式的消费券,引导消费人气回升。“军队看到一些完全被遗弃的老人,甚至一些已经死在了床上。”西班牙国防大臣23日描述的疫情惨状令人惊愕。这两天,一位意大利72岁神父将呼吸机让给年轻人后去世的故事,也令人不胜唏嘘。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沦陷,33亿人遭受封城,而在这场危机中,老人是最脆弱的一个群体,医疗资源的不足更加剧了他们的困境,这在很多国家成为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在那些疫情严重的发达国家,真的到了必须牺牲老年人的程度?《环球时报》驻多国记者记述了疫情冲击下所在国老年人的生存状况。

意大利:“一代老年人的逝去”